您的当前位置:投资理财首页 > 炒股 > 正文

商标之争,名创优品算计,NOME家居誓死捍卫

来源:华讯财经 编辑:华讯编辑 时间:2018年07月06日 13:59:39


最近,围绕商标NOME诺米归属权的争执在叶国富的名创优品和陈浩的NOME家居之间水深火热地展开。从目前双方表态和动作来看,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惊心动魄。江湖险恶,大战一触即发,一场叶国富的蛤蟆功野路子大战陈浩的咏春拳新模式的大戏正在拉开。

名创优品突然发难,诺米指责其手段很LOW

查阅百度得知,名创优品是一家时尚休闲百货市场连锁企业,由广州财团在2013年引进;9月,MINISO名创优品“中国一号店”在广州开业;目前,在亚洲地区正式运营的店铺多达数百家。经营商标为MINISO名创优品,创始人为叶国富。

MINISO名创优品据称源自日本,崇尚“简约、自然、富质感”的生活哲学,奉行“回归自然,还原产品本质”的设计主张,为全球消费者提供真正“优质、创意、低价”的产品。由于70%的产品价格在十元左右,所以,MINISO名创优品在消费者眼里是一个类似于“大创生活馆”的物美价廉的“十元店”。

NOME诺米是广州诺米品牌管理有限公司经营的家居新零售品牌,注册日期为2017年9月6日,中文名为“诺米家居”,经营以家居为主,兼顾服装、数码、美妆、食品、鞋子、箱包等品类,提倡“不随主流,告别过去,探索一种新生活方式”的主张。创始人为85后创业的代表人物。据业内人士称,陈浩市场嗅觉敏锐、有独特的商业见解和洞察,是零售业的资深玩家,立志将NOME诺米打造成中国家居新零售第一品牌。2017年8月,诺米首家门店开业。2018年4月,一次会议签约加盟商超过1000家,成为新零售业一匹横空出世的“黑马”。

本来各有各的经营品牌,明面上大家井水不犯河水。但由于业务范围和市场定位有部分重合,名创优品由于布局考虑比较短期,2017到2018上半年业务出现严重下滑。叶国富认为诺米是未来的趋势,而且很有可能冲击名创优品,于是激烈碰撞在所难免。2018年3月14日,叶国富将名创优品(广州)有限责任公司控股的广州意创百货有限公司更名为诺米设计(广州)有限公司,开始了深谋远虑的布局。3月19日,叶国富突然发难,在微信朋友圈高调称“新品牌nome启动第一天就有33个人咨询,6家签约!感谢团队的付出及老客户的信任!”这条微信让NOME诺米商标之争开始浮出水面。

叶国富的举动让NOME家居创始人陈浩出离愤怒。3月21日,NOME家居的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了一篇《致叶某的一封信——你的流氓阻挡不住你的死亡》的文章。文章指称叶国富造谣滋事,认为名创优品“10元店模式开的越多死的越快”,称NOME是比名创优品更新、更先进的物种。3月26日,陈浩在北京召开新闻发布会,抨击名创优品的模式让加盟商逃不过“开业3月流水下滑,开业2年出现亏损”的怪圈,称其“恶意窃取NOME创意”。

NOME家居的强硬反击,无异于火上浇油。在闭关沙盘推演了一个月后,4月18日,名优创品高调举办“NOME加盟商发布会”,正式宣布进军“家居+服饰”市场,并在现场开放“NOME品牌”投资加盟名额。这比陈浩原定的4月22号的加盟商会议提前了四天,被外界认为是试图截胡陈浩之举。

4天后,陈浩的NOME家居在深圳举办渠道投资会,来宾力挺陈浩,现场签约加盟店1400家。陈浩称要“至2020年在国内开店2000家,海外1000家,规模将达500亿元”。随后,叶国富再次开火,将陈浩招商举动称为“最近发现个别不法分子打着NoMe的名义到处开发布会及招商会,希望各位商家谨慎假NoMe的店铺的进入”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新市区长春南路卡乐士YOHO广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新市区长春南路卡乐士YOHO广场

至此,MINISO名创优品与NOME家居战火全开,不断向纵深蔓延。MINISO名创优品边说边干,开始马不停蹄地装修自己的“诺米”门店。目前已经装修完工,并且开业的名创优品诺米店有两家,分别位于广州北京路的光明广场和江南西地铁城;正在装修的有一家,在新疆卡乐士。据一些购物中心经营者居反映,名创优品的“诺米”店与NOME家居的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稍有差异的是NOME徽标上少了一横。据知情人士反映,名创优品用来招商的资料和品牌手册都是拷贝NOME家居的,甚至NOME创始人陈浩的照片都赫然在列,“除了几张设计师照片有所区别,银行账号是自己的,其他全部照搬NOME的加盟商资料和品牌手册”。

从口水仗到实战,交集之大,尺度之大,战火之烈,让人瞠目结舌。这种李逵和李鬼之争,只在吴承恩的小说《西游记》里见过,那就是精彩绝伦的孙悟空和六耳弥猴之争。从目前态势来看,围绕NOME诺米商标只是战争才刚刚开始。接下来,双方将调动一切资源,采用一切手段投入战事。

叶国富发难逻辑:狸猫换太子,转型策略有投机之嫌?

从行业发展和企业遭遇来看,名创优品到了瓶颈期。诺米的出现,让人眼睛一亮。

按理,叶国富要转型,也可以另起个品牌,为何要和陈浩一样也叫NOME呢?为何NOME诺米商标就出现了争执呢?

背后的真相无外乎两点:其一,叶国富发现一个“漏洞”,陈浩的诺米商标还在注册中,理论上看,拿到商标注册证还需要一年左右时间。

  其二,陈浩NOME业绩发展迅猛,开店速度快,模式被各大购物中心认可,未来有可能很快布局各地购物中心。叶国富一时难以有效应对。

由于陈浩的NOME还没完全注册下来,拷贝一个高仿NOME是狙击陈浩NOME最直截有效的方式。

查阅中国商标网得知,申请注册“NOME”相关商标的共有228项,其中申请人为广东普斯投资有限公司(持有Nome家居71%股份)及广州诺米品牌管理有限公司的共有128项,申请日期为2017年5月18日至2018年3月16日之间;申请人为广州人人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名创优品关联公司)的有8项,申请日期均为2017年12月18日。从申请商标注册的日期先后来看,NOME家居方捷足先登了相当长一段时间。但从申请结果来看,目前两家都没有注册成功,最新状态还是“等待实质审查”。

据北京囯舜律师事务所管委会主席、副主任王鑫称,“按照我国商标法的规定,原则上是保护申请在先的商标,所以申请顺序是有很大的直接关系的”。

如果按照一般的商业逻辑,本来名创优品这个品牌已经上规模,且深入人心了。在局外人看来,叶国富只需把名创优品做大做强就行,完全没必要再费心劳神地做一个诺米子品牌。所以,更多人将叶国富行为解读为将对手消灭在萌芽状态的一种策略。虽然经营时间不长,但NOME家居发展让人刮目相看。据有关数据,陈浩创办的NOME家居的店铺月营收在150万元到350万元之间,部分门店坪效达到每月6000-8000元,比无印良品还高25%;会员数达到30万,单个门店日均客流为1600人次,每天生成300个新会员,转化率达到20%。如果听凭NOME家居发展下去,将对名创优品的江山造成蚕食鲸吞之势。

事实上,这种敌对态势早就显山露水了。双方第一回合的短兵相接是在融资市场,以名创优品落败,NOME家居胜出结束。2017年,有投资女王之称的今日资本掌门人徐新先找到叶国富洽谈合作,但徐新后来并未投资叶国富。而是给陈浩的NOME家居投了2.25亿——其时NOME家居只有一家门店。知情人称叶国富对此耿耿于怀,此事成为诺米商标之争导火线。加上市场定位,导致产品价格偏低,利润稀薄,名创优品亟需一个新品牌来实现转型自救,以提升利润。市场定位略高,成长速度迅猛,且商标尚在申请阶段,适合浑水摸鱼的NOME就成为叶国富的目标。

目前,NOME诺米商标之争,双方各执一词,愈演愈烈。看来,这是一场艰苦卓绝的持久战。虽然陈浩的NOME家居有天时地利优势,但叶国富是此道老手,具有类似的对敌作战的丰富经验。2015年名创优品连锁店曾陷身“高仿门”,被媒体曝出“90%为中国产高仿”,而非其宣称的“日本品牌”。

最近,广州诺米品牌管理公司发了一个声明,声明称名创优品及其前身哎呀呀公司(实际控制人叶国富)曾有过多次通过抢注商标、串通设计诉讼、恶意侵权等行为诉讼,被最高人民法院认定为“利用涉案注册商标设计侵权诉讼索取巨额赔偿、打击竞争对手的行为,属于滥用商标权的行为,违背诚实信用原则和权利不得滥用原则”而败诉。

陈浩的NOME家居理念引领潮流,符合年轻化,时尚化特征,形象清新脱俗,念起来朗朗上口,颇得消费者认可。如果名创优品能通过山寨NOME实现袭扰,借着NOME的势头和从NOME“借”来的全套物料,乔装打扮,混进购物中心,分食其份额,也能让陈浩的NOME合作伙伴产生顾虑,拖慢陈浩的NOME的发展,借此完成自救与转型。

                       

栏目分类


华股财经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风险自负。

提示:华股财经不作任何“加入会员、承诺收益、利润分成”以及其他非法操作方式进行非法的理财服务。

Copyright华股投资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客服QQ:5112359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