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梅森炒股净亏300万:以人民的名义呼唤资本市场铁腕反腐

2017年05月18日 10:12:29 来源:互联网
字号:T|T
  自《价值线》杂志创刊伊始就担任顾问的著名作家周梅森,2017年大热了。磨剑三年,周梅森以一部《人民的名义》创下近十年国内电视剧收视最高纪录。围绕资本市场热点问题,周梅森近日在南京家中接受了《价值线》记者的独家专访。

  “向中纪委举报,这位海归人士可能开始了个新模式”
  价值线:《人民的名义》把脉到了目前人民对反腐的强烈渴求,针砭时弊,引起社会广泛共鸣。最近资本市场频出丑闻,比如深交所工作人员、前发审会委员冯小树利用身份非法谋取暴利2.48亿。对此,您有什么看法?

  周梅森:刘士余领导下的证监会对资本市场的反腐工作早已开始,但是,还远远不够。“冯小树案”仅仅罚款可不成,该抓要抓。不能一罚了之,要严刑峻法。

  在《价值线》创刊的第一期上,我写过这样一段话:中国资本市场投资人感到更多的是悲伤愤怒和无奈,投机盛行、造假成风、监管不严是投资人面临的最大挑战,标准缺失、诚信缺失像瘟疫一样死死缠住中国股市和中国的上市公司。

  而这些怪象,无一不与非法暴利和腐败密切相关。资本市场几个重要环节腐败问题尤其突出。

  IPO新股发行环节,绝不只是一个前发审委委员冯小树的问题,关于发行部某些工作人员和某些发审委委员的各种利益交换的传说,已经可以写一部新的电视剧了。证监会发行部和发审委权力太大,目前的监督大多流于形式,权力寻租和问题公司带病上市相伴相生,让二级市场的中小股民成为腐败的最终买单者。单看最近一年上市的次新股,有多少业绩下滑50%以上,股价从高处下跌了多少?当时是谁保荐的,谁审的,谁发的研究报告,中小股民被套牢了多少?证监会领导是否可组织一个调查组专题调研一下,弄一个样本,让社会各界和投资人看一看评一评。题目可叫:新股一年谁喜谁忧。

  并购重组环节,更是内幕消息的天堂。上市公司、券商、财务顾问、PE几乎都成了利益相关者。

  二级市场环节,券商的行业研究人员中有相当一部分人已沦为为市场操纵者摇旗呐喊、祸害中小投资者的“妖精”。三年前把京天利吹到了300元以上的安信证券胡姓研究员,面对今天京天利的业绩和25元股价,该如何向股民谢罪?部分券商的行业研究员已成为股市“黑嘴”,比十年前的某些投资咨询公司的黑嘴还坏。媒体对行业研究员的研报进行持续跟踪报道,揭一揭黑嘴的真面目,证监监管部门应当坚决果断进行专项整治。很遗憾,这方面,监管力度还很弱。

  资本市场之怪象,已经到了疯狂地步,圈钱者前赴后继年年丰收,中介机构年年高薪,二级市场投资者年年亏损。仔细想一想,这个市场多么可怕,恐怕不能用某些人常用的一句投资责任自担来解释吧。

  这些怪象乱象,究其原因,本质上是我们保护中小投资者的制度及对制度执行者的监督,都极不完备。

  那么,请一个强有力的监督者出场,来推动制度的完善和有效执行,就显得格外重要。

  这个监督者在现阶段必须是铁腕反腐者,只有铁腕反腐才能铁腕治市,中国股市才能真正好起来,中国股市才会出现价值,中国股民才会有投资回报。否则,中国股市为圈钱者服务的属性就很难改变。

  如何铁腕反腐?可请中纪委和中央巡视组重点盯住证监会和证监会发行部、交易所等资本市场要害部门,重点盯着对举报尤其是实名举报和媒体重点报道的资本市场问题,盯一盯查一查证监会有无处理,有无向社会公开。

  最近江苏常州的IPO公司永安行,被一个海归人士举报知识产权侵权,媒体报道了,向法院起诉了,向证监会发行部举报了,但都没用,企业继续发行。这位海归最后不得已,向中纪委举报证监会发行部,永安行的发行才停了下来。

  5月4日,“海归”顾泰来向中纪委实名举报证监会发行部,要求暂缓或暂停永安行IPO。永安行是江苏常州一家以政府付费投资的有桩公共自行车租赁为主的公司,被一些媒体称为共享单车第一股,今年4月6日首发过会,在5月5日网上路演当天被证监会暂停发行。

  这是特殊个案,但个案反映出中国资本市场的大问题,即谁来监督证监会?

  目前的监督,人民和股民只是一个名义。海归向中纪委举报永安行和证监会发行部门,可能开启了有效监督的一个新模式。

  资本市场必须铁腕治市,才能正本清源。让权力寻租者不敢寻租,好的公司不断进入股市,好的投资风气逐渐形成,中国股市才有希望。

  给应得者以所得,给窃取者以剥夺。国家始能昌盛。

  漂亮50和要命3000,其实是呼唤真正的价值投资
  价值线:A股现在在3000点附近挣扎,大多数股票已跌到2015年救市时低点以下,有网友说,现在A股是“漂亮50和要命3000”的组,您同意吗?

  周梅森:坦率地说,尽管跌了不少,目前股市整体上仍没有投资价值。中国股市一直靠编故事和高市盈率欺骗中小投资者和老实人。

  2015年上半年,我们很多中小创公司市盈率超过了100倍,现在降了不少,但还是很高,创业板市盈率大多超过60倍,海外市场10-20倍,我们贵了3-6倍。

  过高的估值带来两个负面:一是中国富人多;二是热衷于上市。我的一个朋友讲了他的亲身经历:上海一家高科技公司,5000万元的年利润,一上市100倍市盈率,50亿市值。该公司请来观摩上市的几位专家表示,这上市太好了,谁还去搞科研。他们的朋友差不多的项目在美国上市,也是5000万元年利润,上市市值5亿元,自己身价2.5亿元,朋友继续搞科研。两边一对比,朋友惊呼,在中国股市上市能多嫌十倍,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但这绝不是价值投资,中国股市高估的股价会逐渐回落。回落过程会使绝大多数投资人亏损。最近一年发的次新股,大家可以去看一看,有没有创新高的,绝大多数股价是腰斩。

  所以现在A股3000多家上市公司中,“要命3000”是疯狂过后股价回归,正常的。不正常的是,上市公司圈了钱,为什么要让投资者去承担不断下跌的痛苦?

  “漂亮50”经过去年以来的上涨,也已达到估值上端。

  现在的A股,需要投资者耐心等待,等待价值投资环境的出现,价值投资品种的出现。

  一个好的制度是不让老实人吃亏。中国资本市场在经历2015年的疯狂和随后的股灾之后,还在疗伤,还在悔过自新。

  铁腕反腐、铁腕治市,才能保证让好的公司而不是问题公司源源不断进入股市,才能保证好的投资文化和投资文明包括监管文明逐渐形成。

  给应得者以所得,给窃取者以剥夺。资本市场始能昌盛。

  让我们以人民的名义呼唤真正的价值投资时代到来。

  小贴士:
  周梅森的3个投资小故事
  故事一:炒股前十年,净亏300万
  周梅森是最早的一批股民,从20世纪90年代入市,屡败屡战。“炒股前十年,净亏300万”,周梅森说起当年,一脸无奈,“当时的中国股市连赌场都不如”。

  故事二:最近三年,翻了一番多
  “从2015年下半年起,价值投资迎来了春天,先是我买的银行股表现不错,后来换入的格力电器给了我更大的惊喜。最近三年翻了一番半多。”

  周梅森向《价值线》一边打开股票账户,一边和记者聊起这段投资经历,充满了自豪,幸福感满满的。

  故事三:买农商行法人股被骗
  2014年,周梅森被卷入徐州一家地方银行的股权纠纷官司中,涉及金额高达4000万元,《人民的名义》中大风厂股权纠纷写的几乎就是亲身经历。

  周梅森说起这事就很愤怒。“就像故事里写的一样,蔡成功未经股东同意,就将股权质押出去,代持公司把替我代持的徐州淮海农商行股权质押出去,这件事几乎把我2014年前的现金积蓄都掏空了。如果不是亲身经历,没法想象实体经济和股权投资抵押目前的乱象,在某些地方已非常严重了。我就是被不诚信、充满乱象的股权投资欺骗了,切肤之痛,所以我也将自己的这种痛苦移情到了人民的名义中郑西坡和这帮工人身上,带着深深的同情写郑西坡和工人的疼痛。”
文章转载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告知,将立即删除!
华股财经分享投资理财技巧,传播股票知识,提供投顾服务。浏览更多信息,请点击 [栏目导航].
华讯投顾微信